文件公告
图片新闻
调整大小 36156a4f35e54135bb5222d2a4c8910f.jpg
文明网模板.jpg
W020171228299896681613.jpg
1452831459228_814.jpg
556677.jpg
1 2 3 4 5
文明播报
创建工作
石河子文明网首页 > 专题栏目 > 原创美文
骆驼图腾
发表时间:2018-01-19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上个世纪50年代末,沉睡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从亘古中醒来。父辈们顶着蒸笼般的炎热,冒着如刀割般的寒冷,硬是在戈壁荒漠中开垦出新的处女地。就在这片土地上,种植出金色的麦子和玉米,还有雪白的棉花,更有红薯、土豆、葫芦瓜、大西瓜,在饥馑年代填充我们消化力极强的胃。 

  70年代初,我家搬到14队后勤区队的一排窑洞里,门前就是队里的养殖基地,棚圈里是一个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动物合唱团:黎明时分,公鸡们扯着嗓子练声;毛驴子打滚时,一准会吹响任性的小号;大猪小猪分明是打击乐,时而沉闷地哼唧,时而尖锐地啸叫;老牛悲悼同伴时的低沉喑哑,仿佛大提琴弦的颤动;马儿长笛般的嘶鸣,撕裂了夏天粘稠的空气;羊群拥挤着奔向户外,咩咩的合唱,则如沙锤的和声;只有驼群沉默如斯,卧在没有风沙搅动的时间深处,上牙和下牙交错地磨来磨去。

  最开始见到骆驼时,我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记得那次,一只野性十足的小骆驼,竟然在我连连的惊叫声中,不停地追逐着我,吓得我狂奔不止,魂儿都丢到天边的一朵云彩上了。

  后来,见骆驼群一年四季都要用宽大厚实的脚掌,亲吻着流动的沙丘,丈量着我向往的神秘远方,用它柔软坚韧的驼峰,不知疲倦地驮回队里食堂做饭的梭梭柴。即便是隆冬时节,骆驼照样跋涉茫茫雪原,它全身笼罩一层寒霜,只有大鼻孔冒着两股热气,嘴角流下的白沫子沾在胡须上,结成冰渣子。一到了目的地,它便乖乖地跪卧下来,温顺地等人靠上前,卸下驼峰间的沉重。

  担任动物合唱团指挥的爸爸告诉我,骆驼很像一位虔诚修行的僧侣,力大无比,又能忍饥耐渴,是名符其实的“沙漠之舟”,那怕是到遥远的沙海去驮运梭梭柴,饿了只是低头啃几口骆驼刺,而水,可以三天三夜不喝一口。面对我疑问的眼眸,爸爸揭秘,因为驼峰里储存着脂肪,脂肪会制造出水来补充能量。

  春天,骆驼毛到处脱落,妈妈便捡拾回家,我和妹妹便摘掉骆驼刺、苍耳、梭梭籽,然后,一遍又一遍地洗涤,再用一根筷子,缀上萝卜块,搓成毛线,打毛背心。虽然那背心特别扎人,但却抵御寒冷。

  每每,晚霞给沙包窝窝环绕的连队披上瑰丽的纱衣,缱绻的晚风中飘来沙枣花沁人心脾的芳香,几峰负重的骆驼慢镜头似地缓慢而来,我痴痴地望着,直到它们消失在夜色里,崇拜感爆棚。

  就这样,骆驼“负重远行”的形象,一直鲜活在我心里,荡漾起一层一层绵延无绝期的敬意。那时,我也会跟着骆驼深深浅浅的蹄窝,去很远很远的沙包窝里背梭梭柴。还未发育好的小身板,背起比背还要宽、没过头顶的柴薪,在太阳的烘烤中,像骆驼似的,踩着流沙铺陈的荒野,一步步摇晃着回家。唯一不同的是,汗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我得喝自己带的破水壶里的水。

  那时,我是那么地喜欢骆驼背上巍然耸立的两座坚韧有力的驼峰,我是那么地喜欢骆驼眼神中流露出的驯良而执着的神情,我是那么地喜欢骆驼宠辱皆忘的沉默和从容。

  成年后,跌宕起伏间,我经历了许多意想不到的风雨泥泞,不得不背负沉甸甸的行囊,踯躅独行。疲惫倦怠时,耳畔总会响起悦耳的驼铃,一声声如父亲急迫的督促,似母亲柔软的叮咛,我唯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继续寻找山那边春天的绿洲和花朵。

  骆驼呀骆驼,你多像我不善言辞又满怀深情的父亲,吃苦耐劳,铁血负重,把一生都献给了屯垦事业,埋骨红山脚下。

  骆驼呀骆驼,你多像我善良敦厚又坚韧苦干的母亲,脚踏实地,满腔柔情,一辈子默默无闻,一辈子没有离开玛纳斯河的涛声。

  骆驼呀骆驼,你分明是我此生奋力向前的精神图腾,激励我,点化我,持久地走向遥远而贴近的地平线…… (赵雪勤 石河子) 

  

责任编辑:李靖 编辑:卓卓 编审:王海珊
中央文明委成员单位
中央主要宣传文化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