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公告
图片新闻
1452831459228_814.jpg
556677.jpg
8686.jpg
文明网 图片副本1.jpg
W020171115344715353599.jpg
1 2 3 4 5
文明播报
创建工作
石河子文明网首页 > 专题栏目 > 原创美文
一尺宽的路
发表时间:2017-12-08  来源:石河子文明网

  从石河子到莫索湾再到149团,当年没有路。一位将军在这里画了一条线,然后对他的战士命令道:向前!向前!

  于是,这里走来了一群军人,他们背着枪,扛着坎土曼,在野草和荆棘中趟出了一条路。不过,这条路当年只有一尺宽。它的目标——戈壁纵深,沙漠边缘;它的目的——开荒种田,建设家园。

  军人有军人的刚强,军人有军人的勇敢,军人趟出来的路洒满血和汗,军人趟出来的路越走越远。五十公里,一百公里,无论骄阳似火,还是黄沙漫天。没有人迹,只有野狼肆虐,黄羊出没和野兔深深的洞穴。渴了,喝一口泉水;饿了,吃一把炒面。路,是军人趟出来的,就从这时开始,军人的脚步惊醒了这荒漠千年的沉默,军人的歌声给荒漠注入了血和心跳。夜晚,军人点一堆篝火取暖;早晨,漠风吹乱一缕炊烟。军人的使命也开始转换——成为流芳百世的军垦战士,军人趟出来的路曲曲弯弯,当年只有一尺宽。

  这里本无路。路,是军人蹚出来的,然而这条路,是多么神圣而不可代替,它承载着亲人的消息和将军遥远的希冀。它通向水,通向地窝子,通向被开垦的土地,通向子午大道和林荫小径。它迎来八千湘女,还有无数有志青年。我的父亲蹚过这条路。当我长大后,他对我说;在这一尺宽的路上,坚定者看到的是辽阔和希望,懦弱者看到的是沙漠和荒凉。母亲走来了,她牵着父亲的手说:只要播种,就会有希望。我长大了,参加了工作,走进这广袤的土地里。

  说实话,我曾哭过,父亲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你是军垦第二代,你的脉管里流动的是军垦战士的血。我知道,我不能退缩。父亲指给我看:当年一尺宽的路,如今已经加长加宽,而且平坦。小汽车在这条路上风驰电掣,载重汽车载着军垦战士一年的收获从这条路驶过。时常,也可看见采棉机隆隆驶过,还有来回穿梭的摩托车。看着这条路,我们有的是无比的荣光和骄傲。

  如今,一尺宽的路的尽头,建了托儿所、学校、医院,有了歌声、集体舞、酒店、高楼。就在昨天,一位耄耋老人沿着他曾经蹚出来的路来到将军的铜像前,立正、敬军礼,然后用洪亮的嗓音报告将军:“报告将军,您当年交给我们开垦农田的任务,已经完成!建设的家园是——东阜城。”

  “阜”有“物阜民丰”之意。当年蹚出那一尺宽的路的军人,一定深知它的含义。杜洁馨 (石河子)

责任编辑:李靖 编辑:卓卓 编审:王海珊
中央文明委成员单位
中央主要宣传文化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