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公告
图片新闻
1452831459228_814.jpg
556677.jpg
8686.jpg
文明网 图片副本1.jpg
W020171115344715353599.jpg
1 2 3 4 5
文明播报
创建工作
石河子文明网首页 > 专题栏目 > 原创美文
温暖的光亮
发表时间:2017-12-08  来源:赵雪勤 (石河子)

  在键盘上敲出那个熟悉的名字——张和钟,我不禁心头一热,眼窝竟有些湿润。

  对一个已经化为历史云烟的良师益友,那些深埋在我心底的感激,他已经听不见了,或者他压根也没有想听的意思。

  但我必须说出我的感恩之情。因为,在那些难忘的岁月里,对我而言,张和钟始终是一道温暖的光亮。

  一

  我与广播事业结缘,缘于张和钟,他是我命中注定的引路人。

  记得上世纪70年代末,我整日痴迷于读诗写诗,并已在新疆诗坛崭露头角。1983年初,承蒙师市领导和诗坛领军人物的关照,我从148团来到《绿风》诗刊学习。

  当时文联和石河子人民广播电台在一层楼办公,我住的宿舍也是电台的,与电台播音员刘惠莉住在一起。两个从农场来的草根姑娘,特别珍惜命运的垂青,每天不知疲倦地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

  在一个紫丁香花开的季节,傍晚的小城安静下来,时任石河子人民广播电台台长的张和钟推开了我们宿舍的门。当时我和惠莉都在读书,张和钟拿起我的书一看是普希金的诗集,脸上的表情立刻丰富起来,目光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当我说起对诗人普希金的敬仰,说起他在流放期间仍执著地追求理想,相信光明一定会到来的那一刻,张和钟竟然脱口背出《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诗句: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他的声音舒缓而低沉,深深地拨动了我的心弦。

  那是我第一次面对面地与张和钟交流,从诗歌到文学,侃侃而谈,并且烙下他有激情、有浪漫情怀的印记。

  后来,张和钟多次找到我,力邀我加盟准备扩编的广播电台,来当记者。

  当记者?是我做梦都没想过的事,我有些激动,更多的则是忐忑。

  张和钟却分析得头头是道,他说我性格热情开朗,与记者的职业特点很吻合;他说我来自基层,了解农场生活,又吃过苦,与记者的职业精神很合拍;他说我肯学习,笔墨有灵性,与记者的职业素养相一致。

  我摇摆不定,张和钟却要我相信他的眼光,说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脱颖而出。

  当时,很多人并不看好我,认为一个写诗的咋能搞新闻,但张和钟力排众议,并向师市领导打了保票。

  在他的奔走下,我没费半点周折,跳出农门,顺顺利利地走进广播电台的大门,成为新闻部的一名记者。

  记得在张和钟的点播下,我采写的第一篇消息稿《八棉纺织厂关心青工成长》就上了广播电台的新闻头题。当时,我守在播音室外间,听播音员念我的稿子,内心的喜悦无法用文字来形容。第二天,《石河子报》头版头条刊发了我的稿子,还配发了言论。

  张和钟赞我出手不凡,还开玩笑说,看吧,我怎么会看错人呢。

  从此,我信心大增,努力践行广播报道的 “十八般武艺”,甚至我还成了广播电台最早开展现场录播的记者。我日日穿梭在小城的大街小巷,采访生涯如同多姿多彩的新闻一样精彩。

  此后的漫漫岁月,无论工作单位如何转换,我始终喜欢走在新闻的路上,对记者职业有一份恒久不变的深情。

  二

  时间在手心如沙漏,无法握紧积淀在生活深处的记忆。

  但这些日子,有一扇闸门刹那开启,种种与张和钟有关的细节和情节汹涌而至。

  张和钟是一位有能力又有原则的领导,他处理事务非常讲究方式方法,不仅有很深厚的人文情怀,而且能按原则制度行事。

  我调入广播电台时,虽然有张和钟的赏识,但初入行的那段日子,压力可想而知,我不得不面对无米下锅的囧态,不得不独自去寻找新闻线索,默默尝试、体验新闻写作的各种路径。

  张和钟对我说,别担心,这是你从业过程中必须要迈过的槛,你要向老记者靠拢,尽快追上同事的脚步。

  好在,我肯虚心求教,记者姚志坚经常带我外出采访。我们这个一老一小组合奔波在单位和农场,捕获着活蹦乱跳的新闻大鱼。我俩曾经合作的一篇写食品厂一位孙姓工程师的通讯上了多家疆内报纸,竟然还上了《羊城晚报》,这是我从业以来,被疆外媒体采用的最有成就感的稿子。

  老记者李世银对我也有传帮带之恩。我们合作的稿子多得数不清。几乎每天晚上,我都在办公室里,用复写纸抄写稿子,然后用平信寄走。不出三五天,新疆人民广播电台、《新疆日报》《新疆信息报》等都会用我们的稿子,虽然是小豆腐块,但对我而言,能带来做梦笑醒的快乐。

  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文凭成为压在我心头的一块石头。

  按说,张和钟很赏识我,我想,他会为我的大学深造之路大开“绿灯”的。哪承想,他态度坚决,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一定要我工作三年后才能去考学。

  为此,我还闹了点小情绪,埋怨他不近人情。张和钟却笑一笑说:“你会理解我的苦衷的。”

  1987年,我如愿考入广西农垦大学新闻大专班。入学前夕,张和钟鼓励我潜心学习新闻知识,学成归来更好地为单位服务。

  三

  新闻路上,左手是贵人,右手是诗和远方。

  张和钟在任期间,正是石河子广播事业发展的机遇期。他从垦区各团场不拘一格选拔新闻人才,虽然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没有学历文凭,年纪又老大不小,还拖家带口,但张和钟却看中他们扎实的文字功夫和从实践中积蓄的能量,跑前忙后,一一把他们调进电台,并委以重任,有的后来就成为他的接任者,使小城的广电事业持续发展。

  差不多和我先后进广播电台的,有高炯干、贺人可、宗树荫、陈新渝等。这些从基层走出来的人,将丰富的人生况味溶入新闻生涯,很快成为台里独当一面的业务骨干,也是助我不断成长的巨人之肩。

  大约是1984年的夏天,从内地来石工作的大学毕业生尹平、李强、陈午晴、李世春等分到电台工作,张和钟乐得合不拢嘴,逢人就说有了这批新鲜血液,广播电台的接力棒就不愁无人接续了。他对新来的年轻人可谓厚爱有加,时常请他们到家里,吃他爱人涂敏老师做的湖南菜。

  张和钟太喜欢那几个闯荡西部的才俊了,尽一切可能为他们提供工作的平台和生活的便利。甚至他们之间压根儿就没年龄辈份的鸿沟,只有认同理解的快乐。

  一个夜晚,一位年轻记者酒喝高了,做出一些萌蠢之事。张和钟知道了,马上让我们住宿舍的同事给予照顾,还嘱咐我们要用白糖水给那位年轻记者解酒。

  第二天,我们以为张和钟会批评那位年轻记者,结果他却是在私底下善意地提醒:父母家人不在身边,喝酒要适度,要控制。那位年轻记者背地里感叹:张台长更像一位开明的父亲。

  在我有限的工作记忆中,张和钟身上有一种奔流在血脉里、渗透在气质里的人文情怀,他有为官的清廉风骨,更有精神世界的明亮透彻,甚至他退休后“采菊东篱下”的生活状态,都在向我们展示他那人间稀有的审美情趣和人格力量。

  点一炷心香,只为值得永远怀念的人。 

责任编辑:李靖 编辑:卓卓 编审:王海珊
中央文明委成员单位
中央主要宣传文化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