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公告
图片新闻
556677.jpg
8686.jpg
文明网 图片副本1.jpg
W020171115344715353599.jpg
W020171026359423442821.jpg
1 2 3 4 5
文明播报
创建工作
石河子文明网首页 > 专题栏目 > 原创美文
妈妈的味道
发表时间:2017-11-17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妈妈给我的感觉是温暖踏实。孩提时,妈妈、妈妈地叫着,妈妈就像无所不能的守护神;长大了,回到家里,任何时候,一进门,没看到妈妈,第一句都是问:“我妈呢?”妈妈不在家的日子总感觉很冷清。很多人不小心摔倒了,都会不由自主地喊:“哎哟,我的妈呀!”有妈在,还能称其为一个家,妈没了,家好像也不能称其为家了。 

  我的妈妈是个勤劳朴实的家庭妇女,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她总是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好吃的。以前白面少,顿顿吃苞谷面,我和妹妹噘着嘴不愿吃,妈妈便买来酒酿做苞谷面醪糟。先把苞谷面蒸熟,做成苞谷沙沙,然后把酒酿放进去搅拌均匀,在盆里揉成团,密封盖好,外面包上小被子放在火墙后较热的地方,五六天后,醪糟就做好了。妈妈知道我爱吃生的,就给舀上一碗,很快就被我吃得一干二净,嘴边满是甜甜的醪糟味。

  在秋天别人收获过的土豆地里,妈妈总是继续挖第二遍第三遍,经常可以挖到一些土豆。大些的土豆,妈妈做酸辣土豆丝和干锅土豆片,小土豆就蒸熟,剥皮切片,放在馍壁子上烤干,我们叫洋芋干。冬天的饭桌上主要是白菜、萝卜和土豆。妈妈用洋芋干炖肉骨头,我和妹妹都超爱吃肉骨头汤里的洋芋干,那扑鼻的香味飘进隔壁邻居屋里,引得许多小朋友闻香而来。他们连吃带拿,包包里装满洋芋干,说是回家让他们的妈妈也照着做。我妈总是慈爱地笑着,任由小朋友装洋芋干,从不加以制止。

  我小时候不爱吃豆腐,妈妈总能变着法儿做出我喜欢吃的豆腐。她把四四方方一块豆腐抹上盐、辣椒面、花椒粉,放在酱油里腌一腌,然后放在火墙上慢慢晾干。几天后,那块豆腐就变成了既有味道又有嚼劲的豆腐干,吃一块唇齿留香,也是爸爸极爱的下酒菜。

  初冬时节,妈妈买来一块五花肉,在肉上均匀涂抹盐、花椒粉、姜粉、辣椒面腌渍,捡来枯松枝放在废旧桶里,点上松枝慢慢熏腌五花肉,直到油浸了出来,然后把肉挂在通风处晾着。每次我从师范学校放假回家,妈妈就会切上一块肉,煮熟切成薄片,和糯米煮到一起,做成我最爱吃的糯米饭。煮熟后的肉片几近透明,透着松香,糯米粘软,吃一口余香满嘴,真乃舌尖上的享受啊。

  猪肝是比较腥气的,妈妈用盐直接干炒猪肝,把水汽血水炒干,然后切成薄片,我和妹妹一片一片拿着吃,叫“淡淡嘴”或“香香嘴”,爸爸就着一碟盐渍猪肝,一碟花生米下酒,说这是打牙祭。

  妈妈会做很多好吃的:咂海椒、豆豉、菜豆腐……妈妈让那个贫瘠的年代单调的饭桌不时花样翻新,让一家老小吃得馨香可口。这些年来,虽然我也吃过不少美味佳肴,但没有一种食物能和妈妈做的相比;虽然我再也吃不到妈妈做的好吃的,但是妈妈的味道却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飘散。这种爱的味道在我的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张世英 (石河子)

责任编辑:李靖 编辑:卓卓 编审:王海珊
中央文明委成员单位
中央主要宣传文化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