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公告
图片新闻
W020171026359423442821.jpg
1121846875_15088159007231n.jpg
文明网 图片副本1.jpg
W020171011567938387439.jpg
W020171028370782664697.jpg
1 2 3 4 5
文明播报
创建工作
石河子文明网首页 > 专题栏目 > 原创美文
爱在重阳
发表时间:2017-10-28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又是一年重阳至,在这个历来被国人称之为“老人节”的日子,母亲再次温润了我的记忆。

  母亲一直很坚强,先是父亲病故,后是小妹为情所伤,而她却很少流眼泪。甚至每年父亲和小妹的忌日或清明时节,她都极力反对我们回去祭奠。用母亲的话说:“他爷俩在天堂过得好好的,记挂他们干啥?千里遥远,甭来回折腾,包括我,谁也不去,过好咱现在的生活就行了。”这让在外地工作的我,心安了一些。

  直到三年前的深秋——父亲的忌日,在洛阳出差的我,事先没有打招呼,就直接回了老家。原本以为,母亲一定在家里侍弄她喂养的那些小鸡仔呢,谁知,偌大的庭院竟然空无一人,母亲去了哪里?容不得细想,我立刻带着祭品向村外的南山坡(父亲和小妹的栖息地)走去。谁知,我还未走到山脚,远远地就看到了趴在父亲坟头的母亲那熟悉的身影。再走近,耳畔便传来了母亲的哭诉声,我的心顿时疼痛起来。

  慢慢地走过去,轻轻拉起了母亲。母亲抬头见是我,怔了一下,急忙擦了擦眼泪,略带责备地对我说:“你啥时回来的?怎么不打个招呼啊?”我紧紧地拥住了母亲的肩,哽咽着回答:“妈,我也想爸爸了。”母亲忙解释道:“昨晚你爸托梦给我,说想吃我做的葱花油饼了,要不,我也不会过来的。”透过母亲红肿的眼睛,我读到了她心底深处如孩子一般的脆弱,以及丧夫丧女后极力压抑着的巨大伤痛。

  返回时,天忽然下起蒙蒙细雨,雨虽不大,却有着彻骨的凉意。我把外衣脱下来执意披在了母亲身上,然后一手挎着篮子(母亲不仅给父亲做了油饼,还买了许多新鲜的水果),一手牵着母亲往回走。对此,母亲有点不好意思了,笑着对我说:“儿子,还记得小时候你很黏人,每次去集镇或你外婆家,都是妈妈挎着篮子,牵着你的小手,就这样走着走着……”母亲没有再说下去,可我分明看到她眼角再次涌动的泪花。我知道,对母亲来说,那是欣喜的泪,幸福的泪!同时,也是让我这个不孝之子惭愧不已的泪。

  一年后,我便把母亲接到城里,随我们一起生活,只是我又已好久好久没牵过母亲的手了。重阳节到了,没能力给母亲舒适富贵生活的我,推掉所有应酬,亲自下厨,给母亲做了一桌她爱吃的家常菜,然后,牵母亲的手去散步、聊天。临睡前,给她打好洗脚水,让她泡泡脚,给她捶捶背,让她的生活中多一份柔软与温馨。杨会安 (河南)

责任编辑:李靖 编辑:卓卓 编审:王海珊
中央文明委成员单位
中央主要宣传文化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