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公告
图片新闻
W020171026359423442821.jpg
1121846875_15088159007231n.jpg
文明网 图片副本1.jpg
W020171011567938387439.jpg
W020171028370782664697.jpg
1 2 3 4 5
文明播报
创建工作
石河子文明网首页 > 专题栏目 > 原创美文
老爸练气功
发表时间:2017-10-28  来源:石河子新闻网

    老爸大约从58岁开始练气功,那时他从一个乡镇小企业内退了,来到奎屯生活。热爱文学的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写作,选择了学习气功来打发时间。他的床头多了几本和气功有关的书,说起话来也常常是气功长气功短的。

  有次去看父母,我家孩子有点发烧,老爸知道后很淡定。他让外孙坐正,摸摸孩子的头,然后一脸严肃地在他头上用右手做空抓的动作,好像抓了什么东西,然后使劲甩到一边。反复多次后,他说问题不大,很快就会好。全家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老妈说:“哎呦,你要是能把这孩子的病治好,你把我打个钉硬(东北土话:‘打得死死的’)。”我说老爸你咋还相信迷信了。他说怎么是迷信呢,这是“神仙一把抓”,要是治不好,是我的功力还不到。老爸看大家都在笑,就瞪瞪眼,一声不响出门了。“神仙一把抓”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家人说笑的一个柄。

  一段时间后,电视、报纸、广播都报道了张姓、严姓等所谓的气功大师或跑或被抓的消息,老爸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就说气功老早就有嘛,不过就是它的作用让这些人给放大了弄悬了。拿现在的话说就是:气功是好气功,只是那几个所谓的大师不正经。

  老爸不但每天早上外出练气功,还开始打坐了。他说他是“不拘一格”练气功。怎么讲呢?就是他看了书后,把多个气功门派里他认为有用有益且易操练的几招综合在一起,再加上中医讲究的两手搓耳梳头等动作,每天练个不亦乐乎。早上在人少处、荒野外或大树下站立,两手下垂,意守丹田,轻呼慢吸;下午在卧室盘腿打坐,双眼微闭,两手平摊在腿上。不过,我回家的时候,老爸老妈却争着告状。老爸说他一打坐老妈就来捣乱,没一次顺顺溜溜打坐完的。老妈则说,电视里有好看的节目喊他喊不来,有时候别人打电话找他说话他也磨蹭半天,不来接电话。额,他俩这官司可不好断,我只能当是耳旁风,听过且过。晚上睡前老爸两手搓耳一百下,然后两手梳头一百下,本该再叩齿一百下的,遗憾的是他自己的真牙没剩下几颗,叩不成了。

  后来,老爸说起了辟谷的事情,全家人大惊,不是练气功吗,怎么又要辟谷。他老人家本来就瘦得很可以,他自己也常以马三立的弟兄自比,怎能经得起辟谷的折腾呢。于是我们跟他一起历数辟谷的害处,劝他还是要一日三餐,要听从自己的肠胃,别跟包子、饺子、烙饼、稀饭和鸡、鸭、鱼、肉、蛋过不去。这次劝说效果是空前的,老爸再也没提辟谷的事,从此一门心思继续练气功了。

  小区里不少老人家们羡慕老爸腰杆直走路利索,身板瘦没有赘肉。理发师说老爷子头顶的头发由白转黑了,是要返老还童呢。对此,他很得意,一律回答说是练气功练的。气功练了十多年后,老爸开始健忘,就是阿尔茨海默症的早期症状。慢慢地,他出门后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自然也就不能再让他独自外出了。很快他把打坐也忘了,只记得睡前两手搓耳朵和梳头。对于健忘,他自己也很恼火,有时也会说不该练气功,因为练气功把脑子练坏了练糊涂了,但更多的时候他又说幸亏练了气功,要不什么人都不认识了,什么事都全忘完了。

  老爸8月22号病倒后,再也没离开床,时刻需要吸氧。病痛让他有时烦躁,我就说,老同志,你不是会气功吗,哪里难受可以用“神仙一把抓”试试。他笑了,笑得那么艰难,露出仅剩的三颗牙,慢慢地说,现在啥功都不管用了。我眼里噙着泪,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多么希望真的有“神仙一把抓”,可以把他的病痛抓走啊。9月18号,老爸走了,从此与我阴阳两界。这时间太短,短到我猝不及防,短到我心中那撕裂般的痛无处安放。

  10月8号是“三七”,老爸的骨灰入了土。墓前摆了青松、菊花、水果和点心。我双手握着点燃的一炷香,深深鞠了三躬:老爸,你其实没有走,你只是换了个地方在练气功。一定是这样。  方岩 (石河子)

责任编辑:李靖 编辑:卓卓 编审:王海珊
中央文明委成员单位
中央主要宣传文化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