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公告
图片新闻
W020180422592965153871.jpg
W020180417406876502438.jpg
W020180209411253993544.jpg
W020180305577793860733.jpg
W020180301388621290941.jpg
1 2 3 4 5
文明播报
创建工作
石河子文明网首页 > 道德建设
悠悠我心
发表时间:2018-06-11  来源:
  

  ——记师市“文化志愿者”“笛子王”张军义

石河子新闻网记者 王艳 文/图

   夕晖晚照,张军义骑着电动三轮车,又一次来到了军垦文化广场,在“戈壁母亲”雕塑旁停下。

  三轮车的后车厢里,满载着他的小调音台、两个大音箱及其它音响功放设备。

  他和朋友卸下音响,连接好自带的电源设备,就开始了笛子演奏。悠扬的笛声刚一响起,广场上散步的市民便自发地围拢过来,很快就为他搭建了一个“舞台”。

  笛子,在张军义的唇边和舞动的手指中,流出舒缓悠扬、缠绵悱恻的旋律。笛声,在夏季微微的晚风中,时而像激流在翻卷,时而像溪水在细语;时而激越奔放,时而欢快铿锵……在场的每一位听众,都听得如醉如痴。

  这样的场景,从2010年起,每年夏季的夜晚,都会出现在军垦文化广场上,成为广场最动人一角。

  张军义的“粉丝”称为他为“笛子王”,称他的笛声是石城最悠扬的笛声。

  笛子伴随成长之路

  张军义与竹笛结缘于懵懂青葱的岁月。

  那时,他上初二,买了人生中的第一支笛子。“五毛钱一支笛子,我们都叫它红卫兵笛子。”那个年代,精神文化生活匮乏,班上同学的课余生活就是吹吹口琴、笛子。

  有一天,张军义听到一位同学用笛子吹奏《东方红》,觉得那声音好听极了。以至于现在回忆起同学吹奏的那曲《东方红》,他还觉得那旋律仿佛萦绕在耳边。

  “我买来笛子,就开始练习吹奏。”张军义说。

  一个星期后,没有经过专业学习,连乐谱都没见过的张军义,凭借记忆中同学吹奏的旋律,也吹出了动听的《东方红》。

  是天赋、是毅力、是喜爱,张军义完全是自学成才。“那时,我每天就站在电线杆下,听着广播里播放的旋律,一遍一遍地跟着吹。早上吹《牧民新歌》,中午吹《扬鞭催马运粮忙》。”说到这里,张军义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就像着了魔,天天吹笛子。”

  “吹着吹着,别人都说我吹得比学校宣传队的还好。”从那时起,张军义就去了学校宣传队,直到高中毕业,一直在宣传队吹奏笛子。

  而笛子,也伴随着张军义的学生时代,见证着他的成长。

  重拾笛子热爱不减

  高中毕业之后,为了帮助父母分担家务,照顾年幼的妹妹们,加上工作、结婚、成家、生子,张军义便很少再碰笛子了。那只笛子随着张军义学生时代的远去,消失在了烦琐的锅碗瓢盆交响曲中。

  2010年,张军义的好友找到了他,告诉他兵团要举办器乐大赛。好友知道学生时代张军义的笛子就吹得不错,希望他报名试试。张军义对笛子的热爱之情又一次翻涌起来。

  可是,许久不吹笛子的张军义,对自己的演奏水平没有信心。好友见张军义如此消极,便带着他去买了笛子,亲自指导张军义重新开始吹奏。然而,要想重新回到以前的状态,还有一个更大的困难摆在张军义面前。

  “2002年,我出了一次车祸,嘴巴撞到了挡风玻璃上,上嘴唇缝了好几针。”伤口愈合之后,张军义的上嘴唇就留下了一个硬硬的小肿块。”

  再次拿起笛子,因为小肿块的原因,张军义都无法将笛子吹响。“离比赛仅仅只剩一个月的时间了,我有点慌。但既然要去参加比赛,肯定要拿出最好的状态来。”生性不服输的他坚持每天苦练,一天都要练习五六个小时。“比赛之前,我上嘴唇的那个硬硬的小肿块已经变得非常柔软,丝毫不会影响我的演奏了。”一切准备就绪,张军义踏上了去乌鲁木齐比赛的路。

  这也是时隔20年之后,张军义再次登上舞台吹奏笛子。凭借精湛的技艺,张军义一举斩获兵团器乐比赛和新疆乌鲁木齐“宜丰杯”器乐大赛中的金奖。

  相隔两个月的比赛,两个金奖的获得,让原本就爱吹笛子的张军义兴奋不已。回到家中的他,不时地拿起笛子吹奏一曲。

  “你吹得太好听了,光关起门来吹给我们听,太浪费了。”张军义的朋友说。

  “我不在家吹,还能在哪儿吹?要是不好听,人家会说我扰民呢。”

  “你现在是金奖的获得者,就说明你吹得好。没事你就去广场上吹,在那里,别人不会说你扰民。”

  坚守广场免费吹笛

  朋友的话让张军义的笛声走出了家门。

  张军义开着车,带着笛子,来到了军垦文化广场。在广场的一角,他一曲一曲地吹着,动听的乐曲引得路人侧目。没过多久,他的笛声吸引了不少休憩、纳凉的群众前来围观。从胆怯害羞到大胆为大家演奏,张军义用笛声赢得了一批“粉丝”。

  大家听着高兴,张军义也吹得带劲儿。每到要回家的时候,就有人问:“你明天啥时候来,我们还来听你吹笛子。”“晚饭后,还在这个地方。”张军义说。

  从那时起,张军义每天晚饭后9点准时来到广场,给大家吹笛子。这一吹就吹到了2010年的10月底。“那时候天冷了,下雨下雪的,就没办法再为大家吹笛子了。”不过,张军义向他的“粉丝”们承诺:“明年,等到春暖花开时,晚上9点,我还在这吹笛子。”

  为了这个承诺,张军义整个冬天都在练习吹奏。为了让大家能听得更真切,他自费买了音响等设备。张军义也由此养成了习惯:夏天免费吹奏,冬天练习、修设备。这样做,也是为了给广大群众带去更多、更好听、不间断的笛声。

  2013年,张军义在商业演出中不幸腰部受伤,在家躺着静养。每天,都有“粉丝”前来看望。大家说得最多的就是,你不在广场吹笛子,我们都觉得少了什么。怀揣着“粉丝”的期望,张军义在床上躺了两个月就起身了,只练习了一天的走路和站立,广场上又出现了他吹笛子的身影。

  当“粉丝”再次看到张军义出现在广场上时,大家围绕着他,或伴着笛声起舞,或静静聆听。

  张军义说:“平时就是因为天气和演出的原因,停个一天两天的。有时因为身体不适或者是有其他的事,不能去广场了,可想起还有人在广场等着我去吹奏,我就告诉自己必须去。”

  如今,张军义已经在广场上坚守了7年。从每年的五月起到十月底,他每天晚上9点准时赴约。7年间,500多天的夜晚,3000多个小时,张军义免费在广场上为大家吹奏着一首又一首的乐曲。

  石城最悠扬的笛声

  2013年,石河子群艺馆经过多方了解,将张军义吸纳成为“文化志愿者”。

  这时,张军义的“粉丝”才知道,除了免费在广场上为大家吹奏,张军义还做过很多事情。

  广场的演奏,张军义的笛声除了吸引了很多纳凉休憩的市民,还吸引了许多来石河子旅游的游客。他们对张军义的笛声着了迷,希望能通过光盘、录音等形式,将美妙的笛声带走。张军义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自掏腰包,就在家中设置了录音室。“谁要,我就连夜录制一张光盘,送给他,这样方便。”几年间,张军义也不知道送出去了多少光盘,他说:“他们喜欢我的笛声,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2011年,受八一毛纺厂养老院的邀请,张军义骑着三轮车、带上音响设备为老人进行公益性演出。持续一个多小时的演出得到老人们的一片掌声。特别是吹到《扬鞭催马运粮忙》和《东方红》的时候,很多老人都激动得热泪盈眶。“我的笛声仿佛把他们带回到了那个火红的年代,让老人们想起了许多往事。”张军义说。

  演出结束后,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紧紧拉着张军义的手,问:“以后在哪儿还可以听到你的笛声?”张军义对老人说:“我晚上9点都会在军垦文化广场为大家吹笛子。”从那以后,老人的子女每天晚上都推着老人到广场上听张军义演奏,直至散场。

  养老院的演出在张军义看来是成功的。他说:“我就是想把我的感受通过笛声带给更多的人,让他们得到快乐。”此后,凡是有人找张军义去公益性演出,他从不推辞。

  成为了“文化志愿者”后,张军义就更加热衷于参加公益性演出。

  那时候的他,在石河子小有名气,不少单位举办演出的时候,都会请他上台为大家吹奏一曲。这样的商业演出大多是有报酬的。可有时当商业演出和公益性演出发生冲突时,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并没有利用自己吹奏笛子的特长谋取报酬。

  在石河子群艺馆的组织下,张军义平均每年都要参加20到30场公益性演出,他的笛声传遍了学校、街道社区及各个团场。“吹笛子给我带来的是快乐。大家喜欢我的笛声,听到我的笛声也变得快乐,那我就觉得很值得。” 

责任编辑:周丽 编辑:赵鹏 编审:王海珊
中央文明委成员单位
中央主要宣传文化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